猫说午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琴小说www.juzhisen.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祯一时只觉不寒而栗,仿佛他不是坐在养心殿中,而是坐在一个危机四

伏的荒岭迷窟中,时刻都会将他吞噬。

他不信自己身边连个可信之人都没有。

谢祯开口问道:“只一日工夫,案情当真已然清晰明了?”

赵元吉行礼道:“回禀陛下,诚如陛下所言,诏狱行刑,皆会记录在案,且行刑的人就那么几个,排查起来很快。”谢祯闻言,眉眼微垂,不禁思量。

此番三人被他亲自提审,而他们只招出两位从五品提举。

仅仅只是两个提举,如何叫他们敢送去如此大笔的银两?明显在他面前招出的东西不尽不实,他命锦衣卫用刑再审,可结果竟是三人皆亡。若当真是傅清辉,他在北镇抚司供职多年,很清楚诏狱用刑的流程。三人皆因杖刑过重,内脏破裂而亡,但凡不是个傻子,一看便知三人死因有恙。诚如赵元吉所言,很快便能清查出来。傅清辉在他身边办事一向极为严谨,从不遗漏任何细节。这样的傅清辉,即便想杀人灭口,难道真的会办出如比蠢笨的事来?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所有人,人是他杀的吗?

谢祯缓缓从龙椅上起身,单手扶着腰间革带,在椅子前缓缓踱步。

不管到底是不是傅清辉所为,这三人骤然死去,便证明北镇抚司确实出了问题。

如今共有锦衣卫十五万人,职权各有不同。或做朝会仪仗,或做随行侍卫,亦有捕盗、刑名、护卫漕运、军后等职权。锦衣卫便是他作为皇帝,手里最后的底牌,最贴身的禁卫军。

而其中锦衣卫北镇抚司,则是皇帝最为信任和依赖的情报机构。

若北镇抚司出现问题,那便证明,如今这十五万锦衣卫,怕是也有些不大合格。他御极不久,并未腾出手来留意锦衣卫,正好借傅清辉一案,摸摸锦衣卫的底。否则,如今朝堂这般局面,再有一个漏洞百出的北镇抚司,他怕是会举步维艰,再次叫皇权沦为百官手中的利刃。谢祯静思片刻,心间有了主意。

他重新在龙椅上坐下,对赵元吉道:“将傅清辉押至养心殿。”

“是!”赵元吉行礼应下,即刻下去提人。

谢祯看着赵元吉走出殿中,转头看向一旁的恩禄,唤道:“恩禄。”

恩禄忙转身面朝谢祯,行礼道:

"臣在。"

谢祯道:“等下,你也好好听着,莫走神。”

恩禄闻言一惊,再复面露诧异。

这一刻,恩禄看着谢祯,他忽地感觉,仿佛不认识陛下了。先是叫他去学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差事,今日又是叫他好好听着审人。陛下不是最厌恶宦官干政吗?眼下到底要做什恩禄如今也不敢擅自揣摩君心,只行礼道:“臣领旨。”

谢祯冲他点点头,收回了目光。

约莫一炷香的工夫,赵元吉便带着北镇抚司的三名锦衣卫,将傅清辉押至养心殿中

傅清辉显然已知晓发生何事,进殿行礼后,跪地未起。

谢祯的目光落在傅清辉的面上。他虽双膝跪地,但腰背挺直,正直直地望着他,那双眼,仿佛在对他说,相信他。谢祯暂且未做表态,只问道:“胡坤、周怡平、邵含仲皆死于杖刑之下内脏破裂而亡。听说昨夜行杖刑的人,是你。傅清辉神色间有些焦虑,他蹙眉低头,道:“是。”

谢祯又问:“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傅清辉忙抬头抱拳,陈情道:

“回禀陛下。昨夜是臣行的杖刑不假,但臣在北镇抚司供职多年,完全知道该如何拿捏行刑时的轻重,怎会叫三人死于杖刑之下?”谢祯闻言,道:“言下之意,你不承认是你杀了邵含仲三人?”

傅清辉忙道:“陛下!臣敢以九族担保,臣绝对未做任何蓄意灭口之事!”

谢祯又问:“你可能证明此事与你无关?”

“....”傅清辉闻言语塞。

他怔怔地看着谢祯,双唇颤了又颤,就是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他确实无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诏狱的记录中,确实是他施的杖刑。经件作检验,三人也确实死于杖刑之下。桩桩件件的证据都指向他,他要如何为自己辩解?如此确凿又指向清晰的证据,傅清辉实在无法为自己辩白,他只得再次行礼陈情道:“陛下,臣绝对未与任何人勾结灭口,还请陛下,再细查此案。谢祯静静地看着傅清辉,随后开口道:“诏狱本就是刑讯之所,又如何再行细查?傅清辉,你当真令朕失望。”“陛下....”傅清辉看着谢祯,双唇紧抿,再难言语。

谢祯抬手提一下衣摆,接着道:“锦衣卫镇抚使傅清辉,渎职失责,悖逆不轨。但朕念在其有功在身,不予重责。着,去飞鱼服,收绣春刀,贬为锦衣卫从七品小旗,自今日起,看守城门。”傅清辉闻言抿唇,随后行礼道

:“臣,领旨,谢恩。”

谢祯转头对赵元吉道:“带他下去,传沈长宇上殿。”

赵元吉领旨,同三位锦衣卫一道,带着傅清辉离开了养心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福晋已经三天没打我了[清穿]

福晋已经三天没打我了[清穿]

酒筝
淑婳厌倦了没得吃喝的末世,就连是木系异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也种不了粮食,一个个相继饿死,也包括她,一朝穿进了清朝,成为失宠无子的五福晋。 被称‘心性甚善,为人敦厚’的五阿哥宠爱侧福晋,将福晋的脸面尊严踩在脚下任由他人践踏。 为此,淑婳表示她掌管后院、手捏嫁妆,只想吃吃喝喝。 不料原身有个愿望非要她实现,原身一辈子没做过母亲,非要她生几个孩子,不然就不肯将身体让与她。 那怎么行?她的鹌子水晶脍、板栗烧野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死遁后成了权臣父子白月光

死遁后成了权臣父子白月光

咎书
预收:《前夫他哥和前夫都重生了》求个收藏本文文案:纪明意穿成商户和瘦马之女,被许给陆纨做填房。 陆纨风姿俊秀,温润如玉,又是解元,无一不好。唯有一子陆承桀骜乖张,野性难驯。都以为纪明意嫁进陆家后,一对继母子势必水火不容,两人的画风却是这样—— “九郎,你这么大力做什么,把我手钏都捏坏了。” “别生气阿意,”向来不可一世的少年好脾气地笑笑,“我给你打个更好的。” “阿什么意,”纪明意瞪他,“我是你娘
都市 连载 16万字
弄蔷薇

弄蔷薇

芒厘
#年龄差/上位者低头/追妻火葬场【下本《绿茶竹马上位了》《不坠月光》求收!】文案:舒清晚和容隐曾有过一段但他所能给的,和她想要的,始终背道而驰在圈里盛传他的白月光回国之际,她抬手放他归于人海,选择离开回国之后,作为国内热度正盛的非遗传承人,又被爆出那段没露脸的旗袍视频就是她,玉骨软腰,秾丽清绝,舒清晚的热度一下子爆到最高采访中,在谈起曾经的恋情时,她没有避开,只是笑道:“是他教会我收余恨,免嗔痴。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康熙后宫生存手札(清穿)

康熙后宫生存手札(清穿)

春夜载月
攸宁穿到康熙后宫,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官女子。身份低微,生存都成问题,更别说躺平吃瓜了。幸而她穿越附带了个金手指。——用来鼓励人积极生活的打卡系统。【健康饮食累计五次!获得“随机银两小礼包”一份!】【完美搭配累计五十次!获得“半永久妆容buff”一份!】【每日读书累计一百次!获得“灵液”一滴!】……为生计发愁的攸宁立马来了精神。有系统如此,夫复何求?于是她抱紧系统大腿,每日吃喝玩乐,培养培养自己各项技
都市 连载 12万字
穿到星际养皇帝

穿到星际养皇帝

决绝
戚时宴在末世饿死后,穿成了星际帝国皇太子的未婚夫。 原主很惨,被未婚夫背叛,被全网群嘲就算了,还在参加直播节目时发生意外,不慎流落荒星,并中毒身亡。 荒星很原始,但戚时宴看着眼前茂密的丛林,可怕的野兽,不争气的眼泪从嘴角流下。 美食!我来了! 荒野求生期间,戚时宴捡到了一个受伤的男人。 这个男人处处符合他的审美,戚时宴当即决定要踹了出轨的未婚夫,让这个男人当自己的伴侣。 *** 皇太子的未婚夫戚时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在涩谷恐惧拉满后成为新天灾

在涩谷恐惧拉满后成为新天灾

困而不死
远山晓是个遇到虫子能够吓得原地蹦三尺的普通人,然后有天他穿越进了咒术x战…看到咒灵,他怕得快自戳双目。看到反派,他怕得对方一句话没说就马上窜走,在发现自己拥有可以远距离空间传送的术式后——“报告五条老师,gps显示远山同学又窜到南半球去了!”———在觉醒漫画记忆之前,唯一能让远山晓有点安慰的是,自己的带教老师是这个世界的最强。所以虽然这个世界的咒灵可怕得要死,这个世界的诅咒师也恐怖得不行,但是自从
都市 连载 1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