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冬为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琴小说www.juzhisen.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入学考核前夕。

今天是个大晴天,昆迈趴在窗边晒着太阳,修卡整理着明天要带去考场的身份证明等物,维尔利特则是在房间里做着俯卧撑。前两天阴雨,他都没法在清晨出去跑步锻炼,只能在房间里做些简单且不需要什么空间的运动替代。昆迈看着外面的街道,突然撑起身朝维尔利特喊道:“维尔利特,那个贵族家的又来找你了。”

“他的名字是席尔方斯,不要总是叫他贵族家的。”维尔利特稳稳地做完最后一组俯卧撑,直起身来做了几个舒展动作,随后从床上捞起自己的外套穿上。“哎,这才几天啊,我们的小维尔利特就变了心。”昆迈一手遮着脸,抹了把不存在的伤心泪。

“胡说八道,”维尔利特笑骂了一声,“别忘了午餐前去波莉阿姨那里削土豆。”

“知道啦,修卡呢,他呢!”自己要做工,小伙伴也别想舒舒服服。

维尔利特蹲在房门口换鞋,抽空答道:“修卡的控制力已经比你强了,他今天要去图书馆补充理论知识,明天可就是笔试了。”说来也奇怪,修卡长了一副优等生的样,可是理论成绩竟然比性格跳脱的昆迈要差不少,这两人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挺互补的。自从那天相识后,维尔利特和席尔方斯一直保持着联系。不过因为下雨,都是席尔方斯主动来旅馆找维尔利特,按他的说法是下雨天出门容易打湿衣服,所席尔方斯也有捎带着修卡和昆迈去过两次,但两人很清楚自己是顺带的,可碍于席尔方斯的邀约太热情,直到第三次才终于成功拒绝。“久等了,我们今天还是去室内训练馆?”

“嗯,我带了佩剑,想拜托你陪我练一下和魔法使战斗的技巧。”席尔方斯拍了拍腰侧挂着的佩剑,那是一柄剑身略窄的双手剑,不过维尔利特不会认为它略窄就会轻,要知道席尔方斯手上的茧子可不是白长的。席尔方斯抬头看向趴在窗边朝他们挥手道别的昆迈,“你的朋友好像很害羞。

...你在说冷笑话吗?他们只是不好意思每天蹭你的车啦。”

“可是我今天没有乘车来,好不容易不下雨了,我想和你慢慢聊天走过去。”席尔方斯不解地看着走在自己身侧的少年,他似乎刚运动过,脖颈与下颌那片白皙的肌肤还透着浅淡的绯色。从旅馆到训练馆的距离比商店街到训练馆近多了,维尔利特也不担心训练时长的问题,“好啊,我记得从旅馆过去会经过一个喷泉广场?”“博恩广场,那边还种了很多德尼亚玫瑰。”

“白色的那些?这种玫瑰的名字和王都一样,是特产吗?”

“对,国徽底部的花就是德尼亚玫瑰,”席尔方斯说着伸手指向路边一栋白色建筑旁插着的旗子,“底部的花是德尼亚玫瑰,顶部则是斯洛特鸢尾花。”两种花一个以国家为名,一个以王都为名,一上一下地拱卫着国徽中央斯洛特王国的略缩版图和版图之上的弓与箭。一个弓箭手为开国之王的国家,国徽上会是弓与箭也很正常吧?

那另外三个人类国家也是以开国之王的职业做为国徽元素的吗?

维尔利特思维发散着,有点跳脱地问道:“它们有花语吗?”

“有,德尼亚玫瑰象征忠贞、坚定的爱,斯洛特鸢尾则是自由、随性而为。

....所以国徽的意思是自由随性地坚定你的爱吗??

维尔利特被自己的联想逗笑,他戳了一下席尔方斯的佩剑腰带,“你的腰带上的金属扣好像就是德尼亚玫瑰?”席尔方斯有点疑惑地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今天佩戴的不是常用的那条腰带。

“我平时用的腰带不是这条,不过这个花纹确实是德尼亚玫瑰。”他伸手划过金属扣上凸起的花纹,“这好像是我姑姑去年送的生日礼物,佣人似乎是拿错了。”他收到这条腰带的时候还疑惑过为什么是玫瑰花纹,他的喜好和花实在沾不上半点关系。

“挺好看的,这不是挺优雅的吗?你常用的什么纹路的?”维尔利特不会让话题变冷,不过这句夸奖也是他真心实意的,那花纹确实很精致优雅,以至于他第一眼看到那个花纹的时候,还在心里怀疑席尔方斯是不是有点

羽骚属性在身上,没想到是拿错了

“你觉得没问题就好,我常用的是龙纹或者狮纹的金属扣。”席尔方斯伸出手指大致比划了一下对应的纹路走向,不出维尔利特所料,那龙纹是西方龙的轮廓。“好像挺威风的,希望我下次能看到。”

“当然,明天我来接你们....唔,明天我们考场见?”席尔方斯说到一半,突然想起维尔利特他们住的旅馆就是离学院大门最近的,徒步都用不了五分钟,特意乘车过去反而有点做作。“没问题,说起来你会因为马上要考核而紧张吗?”

“不会,虽然这样说有自夸的嫌疑,但如果我都无法通过考核,那武者院今年新生数量就该令人担忧了。”席尔方斯说到这的时候,眼中满是理所应当的自信,“你也看不出有担忧考核的样子,以我看来我们是一样的,如果无法通过考核,那魔法院今年也会是惨淡收场。维尔利特听完他的话露出一个有点挑衅意味的笑容,但因为他的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福晋已经三天没打我了[清穿]

福晋已经三天没打我了[清穿]

酒筝
淑婳厌倦了没得吃喝的末世,就连是木系异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也种不了粮食,一个个相继饿死,也包括她,一朝穿进了清朝,成为失宠无子的五福晋。 被称‘心性甚善,为人敦厚’的五阿哥宠爱侧福晋,将福晋的脸面尊严踩在脚下任由他人践踏。 为此,淑婳表示她掌管后院、手捏嫁妆,只想吃吃喝喝。 不料原身有个愿望非要她实现,原身一辈子没做过母亲,非要她生几个孩子,不然就不肯将身体让与她。 那怎么行?她的鹌子水晶脍、板栗烧野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死遁后成了权臣父子白月光

死遁后成了权臣父子白月光

咎书
预收:《前夫他哥和前夫都重生了》求个收藏本文文案:纪明意穿成商户和瘦马之女,被许给陆纨做填房。 陆纨风姿俊秀,温润如玉,又是解元,无一不好。唯有一子陆承桀骜乖张,野性难驯。都以为纪明意嫁进陆家后,一对继母子势必水火不容,两人的画风却是这样—— “九郎,你这么大力做什么,把我手钏都捏坏了。” “别生气阿意,”向来不可一世的少年好脾气地笑笑,“我给你打个更好的。” “阿什么意,”纪明意瞪他,“我是你娘
都市 连载 16万字
弄蔷薇

弄蔷薇

芒厘
#年龄差/上位者低头/追妻火葬场【下本《绿茶竹马上位了》《不坠月光》求收!】文案:舒清晚和容隐曾有过一段但他所能给的,和她想要的,始终背道而驰在圈里盛传他的白月光回国之际,她抬手放他归于人海,选择离开回国之后,作为国内热度正盛的非遗传承人,又被爆出那段没露脸的旗袍视频就是她,玉骨软腰,秾丽清绝,舒清晚的热度一下子爆到最高采访中,在谈起曾经的恋情时,她没有避开,只是笑道:“是他教会我收余恨,免嗔痴。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康熙后宫生存手札(清穿)

康熙后宫生存手札(清穿)

春夜载月
攸宁穿到康熙后宫,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官女子。身份低微,生存都成问题,更别说躺平吃瓜了。幸而她穿越附带了个金手指。——用来鼓励人积极生活的打卡系统。【健康饮食累计五次!获得“随机银两小礼包”一份!】【完美搭配累计五十次!获得“半永久妆容buff”一份!】【每日读书累计一百次!获得“灵液”一滴!】……为生计发愁的攸宁立马来了精神。有系统如此,夫复何求?于是她抱紧系统大腿,每日吃喝玩乐,培养培养自己各项技
都市 连载 12万字
穿到星际养皇帝

穿到星际养皇帝

决绝
戚时宴在末世饿死后,穿成了星际帝国皇太子的未婚夫。 原主很惨,被未婚夫背叛,被全网群嘲就算了,还在参加直播节目时发生意外,不慎流落荒星,并中毒身亡。 荒星很原始,但戚时宴看着眼前茂密的丛林,可怕的野兽,不争气的眼泪从嘴角流下。 美食!我来了! 荒野求生期间,戚时宴捡到了一个受伤的男人。 这个男人处处符合他的审美,戚时宴当即决定要踹了出轨的未婚夫,让这个男人当自己的伴侣。 *** 皇太子的未婚夫戚时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在涩谷恐惧拉满后成为新天灾

在涩谷恐惧拉满后成为新天灾

困而不死
远山晓是个遇到虫子能够吓得原地蹦三尺的普通人,然后有天他穿越进了咒术x战…看到咒灵,他怕得快自戳双目。看到反派,他怕得对方一句话没说就马上窜走,在发现自己拥有可以远距离空间传送的术式后——“报告五条老师,gps显示远山同学又窜到南半球去了!”———在觉醒漫画记忆之前,唯一能让远山晓有点安慰的是,自己的带教老师是这个世界的最强。所以虽然这个世界的咒灵可怕得要死,这个世界的诅咒师也恐怖得不行,但是自从
都市 连载 1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