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鸯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琴小说www.juzhisen.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意识昏沉,眼帘沉重,仿佛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爬满了身体,明闻下意识偏过脸,脸颊蹭过一片微凉。

那样的凉意让他想起了童年时,松雪江退潮,父母牵着他的手,带他到江边抓小螃蟹。

“小闻……小闻!过来!”

小明闻提着红色的小桶,在江边啪嗒啪嗒乱跑,冰凉凉的江水拂过脚面,卷走了烦人的沙砾。

听到母亲喊自己,小明闻踩着水花,飞快跑了过去。

江风吹动微卷的发梢,年轻女子扬起脸庞:“第一只螃蟹,我赢了!”

她的掌心里,躺着一只少了蟹钳的小螃蟹。

小明闻:“它没有爪子……”

“哼哼。”

年轻女子一笑,双手合拢。

她再移开手时,掌心里,那只螃蟹长出了新的蟹钳。

小明闻惊奇地睁大了圆亮亮的眼睛,旁边传来一声轻咳,不远处,短袖短裤的男人一脸无奈地望着他们。

“晓曦。”

“好吧,好吧,我知道。”年轻女子做了个鬼脸,将螃蟹丢进小明闻的桶里,“忘了这件事吧,小闻,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不准和别人说哦。”

小明闻一声不吭。

年轻女子:“回去给你买棉花糖!”

小明闻立刻小鸡啄米地点头,大声说:“我忘记了!”

男人更无奈了,女子得意地冲他比了个耶,摸摸小明闻脑袋:“玩去吧。”

小明闻开心地沿着江边跑来跑去,没过多久,也找到一只趴在石头上的螃蟹。

螃蟹一动不动,小明闻伸手戳戳,发现它死掉了。

他有些失落,想起了妈妈刚才的动作,捡起这只小螃蟹,缓缓合拢了双手。

……

大脑刺痛,时间久远的梦境,骤然破碎。

明闻睁开眼睛,还有些模糊的视线里似乎晃过一些黑漆漆的触手……很快,那种被黏稠湿凉的东西缠满全身的异样感消失了。

依然是昏暗的地下空间,他的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胸口上,趴着一只软乎乎的小黑球。

【哥哥】

见明闻醒来,小黑球蠕动到他的衣领边,黏糊糊地贴上他的锁骨。

明闻回神,把这只小糯米团提溜起来:“暂时不准贴贴。”

小黑球:“?”

细细的触手抬高,想要勾住明闻手指。

明闻:“爪子也不准贴贴。”

被提溜在半空的小黑球顿时很委屈的样子,用触手比了个问号。

明闻:“你还没有洗澡。”

小黑球呆了一下,明闻的耳边随之响起有点小幽怨的少年音:【我很干净……】

【触手……很多……不是刚才的……】

明闻:“你的意思是,你有很多触手,吃东西的触手和碰我的触手是分开的。”

小黑球飞快点头,触手比比划划,在明闻指尖扭来扭去,似乎很想黏住他。

明闻晃晃这只圆滚滚的小污染物,让它落到自己掌心。

冰凉凉的触手缠住指节,似曾相识的触感,明闻若有所思。

戳戳小黑球:“我睡过去的时候,你是不是变回了本体?”

小黑球非常乖巧地窝着,摇摇脑袋,表示没有。

明闻:是吗?

不过刚才,他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意识,是这只小污染物一直守着他。

明闻一下一下抚摸小黑球,意识回到了刚才的那个梦境。

他梦到自己很小的时候,梦到了父母依然清晰的脸庞。然而,关于梦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

似乎,接触了污染,他的记忆也会随之松动,想起一些遗失的东西。

明闻安静地坐了一会,将小黑球放到自己肩上,转过视线。

唐横刀孤零零地躺在地上,被他拾起。

锋锐的刀光掠过明闻眼眸,他握住唐刀刀柄,凝视雪白的刀锋,收刀入鞘。

——

西郊废墟,众人等到明闻归来,注意到他手中多出的那柄黑金唐刀,什么也没说。

因为回去的人数变多,他们通过郑贾斯的空间跳跃迅速移动了数公里的距离,来到一座机场——那里有方舟基地配备的专机。

登上飞机前,饶颂歌对柏非说:“现在我们要返回方舟基地,只要你不做什么额外的举动,基地就不会难为你。”

眼睛缠着布条,柏非安静地点了下头。

他确实什么都没做,之后一上飞机,就找了个角落睡了过去。

少年的侧脸清秀,如果不是刚从那个恐怖的幻境里逃脱,众人还真会以为他只是个人畜无害的幸存者。

“看来基地是要保住他了。”薛城壁拧开一瓶可乐,“毕竟是个s,享有最高待遇。”

饶颂歌毫无兴趣地拒绝了那瓶蓝色的可乐,余光瞥见郑贾斯嘿嘿笑着向明闻走去,一把将他摁到柏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墙头发呆
【零点日更】笑良宵是一只毛绒绒,一天因为无聊而绑定了系统,任务是做主角的人形金手指。 只不过他这个人形金手指的解锁条件有点离奇。 现代世界: 主角是被找回豪门的万人嫌真少爷,受尽欺凌活得凄凄惨惨。笑良宵的身份是顶级权贵的后代,性格恶劣却权势滔天。 按理说扶贫简直易如反掌,然而系统给出了金手指解锁条件: 【换装:包括但不限于让主角戴兽耳、兽尾,穿女仆装、**套装……】 于是今天笑良宵丢下一对毛绒狼耳
都市 连载 17万字
第一次做人

第一次做人

雾十
顾临临上辈子是只猫。是一代权相顾非臣的猫,人人都说顾相弄权欺世、不近人情,早晚有天会不得好死。但只有顾临临知道,阿爹会在四下无人时,摸着它油光水滑的毛毛轻声说:“谁是阿爹最可爱的宝宝啊?是我们临临啊。”这辈子骤然变成人类幼崽,三头身,两脚兽,顾临临小朋友被吓的手足无措。下意识就用一双小肉手拽住了路过叔叔的西装裤腿,想要求救。结果一抬头才惊喜发现:是爸爸啊!无cp,人类幼崽文,主亲情向。爸爸就是上辈
都市 连载 10万字
玄学直播,你粉的偶像塌房了!

玄学直播,你粉的偶像塌房了!

墨尔玉
【专栏《我在人间直播算命》已经完结可宰。】【抱歉,这本卡文写不下去,三个月后系统解v,大家可以去看专栏隔壁的文,也是直播算命。秦时月继承了一本命理古籍,里面记载的都是神奇的相术。然后在音符直播平台开了一个阴阳算命直播间。事业有成的老板,影后,顶流小鲜肉……形形色色,皆来到她的直播间。单身贵公子人设的顶流居然隐婚生子,孩子都八岁了。清心寡欲的明星居然脚踏十条船,八爪鱼见了都直呼内行。事业有成的女明星
都市 连载 9万字
嘘,门后有鬼

嘘,门后有鬼

泉溔不息
预收《抠子横走末世》求收藏本文文案:池潭被“门”选中成为任务者,拖进了恐怖任务中,直面诡异复苏。不遵守其他任务者用命探索出来的“潜在规则”会死,任务失败会死……任务者只有深入恐怖当中,找到隐藏在任务信息中的“生路”完成12次任务,才能摆脱死亡诅咒。[任务:于今夜22:00之前,前往午夜剧院,观看时长120分钟的话剧《如影随行》。任务执行期间禁止离开任务地。]午夜,年久失修的剧场中,话剧正在上演,而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弄蔷薇

弄蔷薇

芒厘
#年龄差/上位者低头/追妻火葬场【下本《绿茶竹马上位了》《不坠月光》求收!】文案:舒清晚和容隐曾有过一段但他所能给的,和她想要的,始终背道而驰在圈里盛传他的白月光回国之际,她抬手放他归于人海,选择离开回国之后,作为国内热度正盛的非遗传承人,又被爆出那段没露脸的旗袍视频就是她,玉骨软腰,秾丽清绝,舒清晚的热度一下子爆到最高采访中,在谈起曾经的恋情时,她没有避开,只是笑道:“是他教会我收余恨,免嗔痴。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山君

山君

枝呦九
兰山君孤儿出身,长在淮陵,吃百家饭长大,学得一手杀猪的本事,本是要开一个屠宰场的。谁知老天给她开了一个玩笑。十六岁那年,她被接回了京都的镇国公府,成了国公府第流落在外的嫡次女。最初,她以为这是老天看她杀猪太可怜给的恩待。后来又过了十年,她战战兢兢讨好家人,汲汲营营嫁人,备受十年白眼,被送去暗不见天日的院子里关着时,这才恍然发现,从乡野来京,应当是她杀猪杀多了老天给的惩罚,而不是恩待。此后又是一年,
都市 连载 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