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长琴小说www.juzhisen.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啊,我说,你就这么直接问出口了?都不怕死的么。”

切西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脸上露出困扰的神色,看伊延的眼神很无语。

厄瑞波斯和之前的青年都站到了时蕤身后,双方竟然不约而同地短暂放弃了

对彼此的敌视,自然而然地开始一致对外。

他们这几人刚才还在合作战斗,现在就产生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伊延笑吟吟地反问切西尔:“难道你觉得时蕤是会恩将仇报的人吗?”

他的话是对切西尔所说,目光却直视着时蕤。

那张漂亮的小脸还有些茫然,瞳孔微微扩大,明显是被戳破身份之后反应不过来的惊讶和呆滞,嫩白的手指都攥紧了。伊延顶着那只高级虫族的威压说出这句话,后背几乎都被汗水沾湿了,要竭力忍住才不会被那从空气中里渗死亡,如影随形。

切西尔狠狠朝他翻了个白眼:“忠诚的狗突然反噬主人的事难道还少见吗?”

这两个虫族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内斗了,虫母消失了几十年之久,时蕤手中的链子还能牵得紧吗?

时蕤张了张嘴,弱弱地表示:“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们的。”

他转过头,对身后的两只虫族说:“厄瑞波斯,还有....卢卡斯,我可以叫你这个名字吗?

天地在瞬息之间都安静下来,风声、喧嚣、还有呼吸都在这一刻几不可闻。

那只高级虫族在无法克制的亢奋激动之中,让周遭的世界都化为死寂的幽谷。

赐名。

一虫族中上位对下位行使的一种权力。

然而对他们自身来说,虫母的亲自赠名,完全不亚于是一种盛大的荣誉、恩典。

众人不由一愣,饶是早有心理准备,见到这一幕还是会心里一惊。

时蕤之前没有反驳的话,还有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在证实着一件事一

他即虫母。

高级虫族,现在应该说是卢卡斯了,他听见时蕤说完的这句话后,苍白的俊美脸庞都染上了红。心中更是涌上一股狂喜,滚烫的情感都要从那冷血无情的肉/体中喷薄而出。他惊喜交加地说:“当然,感恩....非常感恩您的赐名,这将成为我无与伦比的荣耀。卢卡斯为您献上血与火的忠心,您的光辉定会照耀万世。”“母亲。’

他的恭敬、因为过分激动而控制不住的猩红复眼里密密麻麻都倒映着时蕤清瘦的身影,锋锐的口器仅仅出现了几秒后又慌慌张张地收了回去。时蕤甫一端正小脸的神色,两只来自虫族、由他亲自创造出来的虫族战士竟然就单膝跪地,脸上露出掩藏不住的忠诚狂热,宛如朝拜一般的神情没有见过这种场景的切西尔他们还有点怔忪。

在星际时代虽然尚存帝国制度,但一部分王室只是一种象征和吉祥物。即使有真正掌握实权的王室,在帝国中也依然信奉强者为尊,王室成员弱小的则会被摒弃,像是这样献上全身心的崇拜还是少见。或者说,几乎见不到。

怪不得当初的虫族能够挥剑占领几乎整个九十银河域。

对虫母的狂热信念和拥有的强大力量,究竟什么做不到?

其实时蕤也觉得有些别扭,怎么看都好像带了点中二病的感觉。

他刚刚差点就被厄瑞波斯和卢卡斯的动作惊得忘记下一步要做什么了,思考了一下,才说:“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他们三个人,在流浪星域,他们帮了我很多。如果不是切西尔的话,我在流浪星域根本活不下去。”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发生的种种,都清清楚楚地留在时蕤的脑海里,他还朝着切西尔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伊延啧了一声,然后开口说了句:“我还以为在你经历了我的事情之后,已经封心锁爱不愿意再帮任何人了。果然,是没有遇见想帮的人吗?”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切西尔哼了一声:“好心还是有好报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多过祸害的。”

他们两个的争锋相对影响不到其他人。

厄瑞波斯和卢卡斯对虫母的一切命令都严格执行,他们垂下眼眸,恭敬地说:“谨遭您的一切指令。”时蕤闻言松了口气,赶紧说:“你们先起来。”

两只虫族很听他的话,乖乖站起来后,又一左一右立在他身旁,像是两个忠诚的护卫。

相貌出色,实力也属于顶尖的一批。正像是猛虎守护娇嫩的玫瑰。

切西尔转过头,眉毛扬了扬:“佩特里乔瑞?时蕤?”

不用真名很正常,不过不妨碍他调侃。

时蕤脚趾都快抠地了,他不去看在场任何一个人的神情,脸颊红红地说:“嗯,那也是....我的名字。是我在虫族帝星上的称谓。”玩游戏当然不可能用自己的真名了,不然的话游戏里的NPC称呼起来得有多强烈的羞耻感啊。

虽然虫族都称他为“妈妈”“母亲”或者是一“王”。

时蕤这句话很直白了,可以说他已经承认了自己正是之前虫

失踪的那位虫母。不是从其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福晋已经三天没打我了[清穿]

福晋已经三天没打我了[清穿]

酒筝
淑婳厌倦了没得吃喝的末世,就连是木系异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也种不了粮食,一个个相继饿死,也包括她,一朝穿进了清朝,成为失宠无子的五福晋。 被称‘心性甚善,为人敦厚’的五阿哥宠爱侧福晋,将福晋的脸面尊严踩在脚下任由他人践踏。 为此,淑婳表示她掌管后院、手捏嫁妆,只想吃吃喝喝。 不料原身有个愿望非要她实现,原身一辈子没做过母亲,非要她生几个孩子,不然就不肯将身体让与她。 那怎么行?她的鹌子水晶脍、板栗烧野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死遁后成了权臣父子白月光

死遁后成了权臣父子白月光

咎书
预收:《前夫他哥和前夫都重生了》求个收藏本文文案:纪明意穿成商户和瘦马之女,被许给陆纨做填房。 陆纨风姿俊秀,温润如玉,又是解元,无一不好。唯有一子陆承桀骜乖张,野性难驯。都以为纪明意嫁进陆家后,一对继母子势必水火不容,两人的画风却是这样—— “九郎,你这么大力做什么,把我手钏都捏坏了。” “别生气阿意,”向来不可一世的少年好脾气地笑笑,“我给你打个更好的。” “阿什么意,”纪明意瞪他,“我是你娘
都市 连载 16万字
弄蔷薇

弄蔷薇

芒厘
#年龄差/上位者低头/追妻火葬场【下本《绿茶竹马上位了》《不坠月光》求收!】文案:舒清晚和容隐曾有过一段但他所能给的,和她想要的,始终背道而驰在圈里盛传他的白月光回国之际,她抬手放他归于人海,选择离开回国之后,作为国内热度正盛的非遗传承人,又被爆出那段没露脸的旗袍视频就是她,玉骨软腰,秾丽清绝,舒清晚的热度一下子爆到最高采访中,在谈起曾经的恋情时,她没有避开,只是笑道:“是他教会我收余恨,免嗔痴。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康熙后宫生存手札(清穿)

康熙后宫生存手札(清穿)

春夜载月
攸宁穿到康熙后宫,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官女子。身份低微,生存都成问题,更别说躺平吃瓜了。幸而她穿越附带了个金手指。——用来鼓励人积极生活的打卡系统。【健康饮食累计五次!获得“随机银两小礼包”一份!】【完美搭配累计五十次!获得“半永久妆容buff”一份!】【每日读书累计一百次!获得“灵液”一滴!】……为生计发愁的攸宁立马来了精神。有系统如此,夫复何求?于是她抱紧系统大腿,每日吃喝玩乐,培养培养自己各项技
都市 连载 12万字
穿到星际养皇帝

穿到星际养皇帝

决绝
戚时宴在末世饿死后,穿成了星际帝国皇太子的未婚夫。 原主很惨,被未婚夫背叛,被全网群嘲就算了,还在参加直播节目时发生意外,不慎流落荒星,并中毒身亡。 荒星很原始,但戚时宴看着眼前茂密的丛林,可怕的野兽,不争气的眼泪从嘴角流下。 美食!我来了! 荒野求生期间,戚时宴捡到了一个受伤的男人。 这个男人处处符合他的审美,戚时宴当即决定要踹了出轨的未婚夫,让这个男人当自己的伴侣。 *** 皇太子的未婚夫戚时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在涩谷恐惧拉满后成为新天灾

在涩谷恐惧拉满后成为新天灾

困而不死
远山晓是个遇到虫子能够吓得原地蹦三尺的普通人,然后有天他穿越进了咒术x战…看到咒灵,他怕得快自戳双目。看到反派,他怕得对方一句话没说就马上窜走,在发现自己拥有可以远距离空间传送的术式后——“报告五条老师,gps显示远山同学又窜到南半球去了!”———在觉醒漫画记忆之前,唯一能让远山晓有点安慰的是,自己的带教老师是这个世界的最强。所以虽然这个世界的咒灵可怕得要死,这个世界的诅咒师也恐怖得不行,但是自从
都市 连载 11万字